点击关闭

公司航天-这颗卫星是目前民营商业航天创业公司自主研发的最大卫星

香港191亿纾民困

風投為何看好民營衛星據了解,千乘探索的投資者包括小米創始人雷軍個人的投資平台順為資本。一位從事互聯網科技創投行業的資深人士告訴記者,近年來,不少風投公司把目光投向民營創業衛星公司。「這都是一個圈子,造車,造衛星都算是互聯網科技的產物。」

「對於中國是不是需要民營火箭公司存在很大爭論。」航天技術專家黃志澄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透露,「民營公司承受的壓力很大。這次成功發射證明,民營火箭公司至少在技術上是過關的,中國民營火箭也因此得以允許繼續往下走。」

雖然中國民營航天和體制航天基本沿着差異化市場定位,屬於不同賽道,但它們都要面對航天事業的高風險。此次「海創千乘」號衛星將搭乘我國首枚專門用於商業航天發射的捷龍火箭上天,衛星在被火箭送入軌道后,仍需自主完成一系列動作和流程。苗建全坦言,「航天發射有風險。為確保第一顆衛星成功,有些系統我們做了冗餘備份,為此也增加了額外的重量和成本。」

天奇阿米巴領投了國內衛星公司九天微星的A輪融資。天奇阿米巴資本管理合伙人魏武揮告訴《環球時報》記者,風投公司看中民營衛星公司有幾個重要原因。首先,從風險投資的角度來說,衛星無論從數量和應用場景上可開發的潛力都很大。相比之下,民營火箭公司的延展性會差一點,因為每年訂單總量是有限的,最後還可能陷入價格戰,拉低火箭公司的利潤率。民營衛星還有兩大稀缺性。一是太空軌道上有限的位置,這是有稀缺性的。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資源就是衛星和地面通信必須使用的無線頻譜資源。目前,全世界的衛星軌道和頻率均由聯合國國際電信聯盟(ITU)統一管理,ITU只接受成員國的申請。任何企業想運行商業衛星,都必須先向所在國家提出使用衛星軌道和頻率資源的申請,再由該國電信主管部門向ITU提出申請。「頻譜資源可能再過10年到20年就會枯竭。」此外,衛星拍照后,要把圖片傳回地面處理。這就要求有地方儲存海量數據,有足夠的數據處理能力來「識別」這些圖片,這些都屬於衛星服務產業鏈的環節。

民營火箭的未來市場民營火箭公司星際榮耀7月25日首次成功發射火箭無疑給民營航天產業打了一針興奮劑。事實上,這並非中國民營火箭的首次飛天嘗試,與星際榮耀同處第一梯隊的另外兩家頭部企業「藍箭」及「零壹空間」在星際榮耀之前就嘗試過運載火箭的發射,但都未能取得成功。據業內人士透露,在經歷前兩次失敗后,國家層面對民營火箭的發射格外重視,在一些審核標準、審核流程上十分嚴格。

有專家認為,未來在深空探測乃至載人航天、空間站等「國家隊」主導的主場,民營火箭在時機成熟時也可助力。藍箭航天技術負責人蔚萊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以藍箭的 「朱雀二號」液氧甲烷火箭為起點,該公司未來有望為國家隊在具體太空任務中提供「能力補充」,包括將來協助國家隊完成向空間站輸送物資、火星登陸等任務。

與航天領域的「國家隊」不同,民營火箭是由民營企業研發、設計、製造併發射的商業火箭。中國的民營火箭起步於2014年。目前已有十余家民營火箭企業。「民營火箭可以作為國家航天的有益補充,」星際榮耀負責人、董事長毛洪濤對《環球時報》記者說,「國家的重大任務、面向大系統大工程的任務肯定由『國家隊』來承擔,民營火箭在一些面向商業市場、更加追求經濟效益的中小衛星領域則有很大空間。」藍箭航天動力研發部項目總指揮葛明和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民營火箭不用去追求特別高、特別難的技術,就做經濟實用的火箭來發射商業衛星就可以了。」《環球時報》記者曾兩次在酒泉衛星發射中心現場觀摩民營火箭發射,與國家隊火箭發射不同,民營火箭發射不需要使用基地內的發射工位和塔架,只要在一片開闊地上豎起就能發射。

據苗建全介紹,民營衛星與「國家隊」衛星最大的區別是,後者要先研發好再進行推介,而民營衛星最大的特點是在研製過程中就已經把用戶的需求結合進來。「雖然『海創千乘』號還沒有升空,但現在已經有很多用戶在做地面系統的調校部署了。換句話說,這顆衛星還未上天,就已經有了明確的數據服務客戶,相當部分的服務費也已經到賬。」苗建全表示,該公司的定位不是製造商,也不是售賣衛星數據的數據分發商,而是基於衛星獲得的數據為用戶提供數據處理等業務的信息服務商。

據介紹,衛星主要分導航定位衛星、遙感衛星和通信衛星。導航衛星只可能由「國家隊」來做。通信衛星需要先組網才能提供服務,所需前期資本投資巨大。所以目前大部分民營公司都專註在遙感衛星領域。過去,衛星通常發射至地球同步軌道,如今微小衛星只需發射至離地面1000公里左右高度的低地球軌道,這不僅降低了發射成本,也讓衛星通信的傳輸損耗更小、延時更短。

魏武揮告訴記者,在遙感衛星服務領域,目前政府客戶需求很大,比如氣象服務和農業服務。在商業領域,保險公司需要這種服務來預判一些信息,從而調整保險策略。所以,從20年的時間維度看,風投會比較看重衛星服務這樣一個稀缺性資源。」隨着科技發展,未來衛星可能會有更科幻的應用,比如太空挖礦和太空實驗等」。根據《2018年微納衛星市場預測報告》,去年全球有超過300顆微納衛星發射升空,預計未來5年仍將發射2600顆,超過70%用於商業衛星運營,對地觀測、遙感衛星和通信衛星將快速增長。

衛星未上天,就已有客戶千乘探索創始人兼CEO苗建全日前對《環球時報》記者披露了這顆「最大」衛星的一些細節。雖然被媒體稱為 最大衛星, 但苗建全表示,沒有任何一家公司會單純把重量作為一個目標,「我們是需要按公斤給火箭付費的。」他更願意把這顆「重達65公斤」的衛星形容成規模最大,即為了實現最多功能、滿足各種指標而使衛星重量變大。「在達到同等指標之下,我們這顆星反而相對來說還是輕的。」苗建全強調,「海創千乘」號衛星是目前沒有政府背景、中科院背景、上市公司背景,完全靠創業團隊從零研製的最大衛星。「海創千乘」號將與後續19顆衛星組成的千乘星座,組網發揮威力。在此之前,該衛星也將具備部分服務功能。

科研人員對即將發射的「海創千乘」號衛星進行測試準備。千乘探索公司提供

本報記者 褚大業  李司坤8月14日,酒泉衛星發射中心傳來消息,民營商業航天創業公司千乘探索自主研發的「海創千乘」號衛星已順利完成發射前的全部測試工作,計劃近日搭乘捷龍一號遙一火箭發射入軌。據悉,這顆衛星是目前民營商業航天創業公司自主研發的最大衛星,重達65公斤,也是創業公司研發的首顆具備遙感和通信「雙功能」的衛星。近年來,不少風投公司將目光投向方興未艾的民營航天公司。民營航天的商業價值和市場空間究竟有多大?

「既有分工又有競爭,」全國人大代表,中國航天三江集團公司型號總設計師胡勝雲在今年兩會期間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如果將來我國航天事業發展得好,民營火箭與國家隊之間可能會存在一種合作式的競爭。「事實上,從我國航天事業發展的角度來講,我們也希望這種競爭。只有通過良性競爭,技術發展才會更快。」

今日关键词:唐僧阿sir现身了